•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13906059359
    厦门取保候审律师

    李某等盗窃周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一案——将指控数额从近

    当前位置 : 首页 > 成功案例

    李某等盗窃周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一案——将指控数额从近

    文章导读:被告人李某、刘某主观上共同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故意,客观上共同采取秘密手段,二次入户窃取他人私有合法财物,数额较大(65362元);被告人周某明知是违法犯罪所得的赃物(16296元),仍予以收购,应当以盗窃罪追究被告人李某、刘某的刑事责任,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追究被告人周某的刑事责任。
    关键词: 盗窃,掩饰隐瞒犯罪所得

    案件描述

    受李某父亲委托,笔者在本案一审审判阶段介入诉讼程序。

    基本案情:被告人李某、刘某主观上共同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故意,客观上共同采取秘密手段,二次入户窃取他人私有合法财物,数额较大(65362元);被告人周某明知是违法犯罪所得的赃物(16296元),仍予以收购,应当以盗窃罪追究被告人李某、刘某的刑事责任,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追究被告人周某的刑事责任。

    单看起诉书指控情节,数额接近“巨大”标准,且系二次入户盗窃,李某量刑不会低于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但经过详细阅卷,发现本案的证据异常繁琐,存在瑕疵,后经会见被告人李某,发现李某立场非常坚定,不断重复其盗窃财物价值不可能有公诉机关指控的那么多。经过权衡,辩护人决定将本案的辩护重点放在犯罪数额上,在庭审中提出以下辩护意见:

    1、关于被告人李某、刘某盗窃被害人谢某家金首饰价值的认定问题。

    关于被告人李某、刘某共同盗窃被害人谢某家金首饰及被告人周某收购金首饰一节,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某、刘某所盗金首饰价值人民币63658元,被告人周某收购赃物价值人民币16296元”。而被盗金首饰总价值人民币63658元的鉴定结论,完全依据被害人谢某所提供的《丢失报告》中所述的丢失金首饰的种类和质量得出的,而该《丢失报告》系由谢某根据其妻子赵某的回忆写出的,即该《丢失报告》的实际提供者应为被害人赵某。而被害人赵某自2005年患有小脑萎缩病,现病情较重,已不能说清丢失金首饰的种类和质量,且被盗金首饰系多年前购买且发票已丢失,故该《丢失报告》作为证据使用时,其证明力较低,法庭不应当采信。

    被告人李某、刘某对“被盗金首饰总价值人民币63658元”的鉴定结论均有异议。关于被盗金首饰的种类、数量,二被告人在庭审中的供述一致,即包括黄金手链1条、黄金戒指2个、黄金耳环1对、黄金吊坠1个、黄金转运珠2个、18K白金项链1条,此供述与二被告人此前在公安机关的供述亦一致。被告人周某在公安机关及庭审中均供述其收购赃物中只有黄金手链1条、黄金戒指2个、黄金耳环1对、黄金吊坠1个、黄金转运珠2个,而没有18K白金项链1条。故至此,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李某、刘某所盗金首饰仅包括“黄金手链1条、黄金戒指2个、黄金耳环1对、黄金吊坠1个、黄金转运珠2个、18K白金项链1条”。

    关于被告人周某收购赃物的种类、数量、重量,根据被告人李某、刘某的供述,当时只有李某一人与周某交易,李某称其将所有被盗金首饰都售于周某,包括“18K白金项链1条”。而被告人周某称其收购赃物中不包括“18K白金项链1条”。根据被告人李某的供述,其所盗窃的黄金首饰(“18K白金项链1条”除外)共计41克左右,“18K白金项链1条”重8-10克;根据被告人周某的供述,其所收购的黄金首饰共计40克左右,收购单价为人民币310元/克,共计支付被告人李某人民币12000余元。故至此,辩护人认为,有理由认定被告人周某收购赃物中不含“18K白金项链1条”,其收购赃物中仅包括“黄金手链1条、黄金戒指2个、黄金耳环1对、黄金吊坠1个、黄金转运珠2个”,其所收购黄金首饰共计41克,同时认定被告人李某、刘某所盗窃的黄金首饰共计41克。

    关于被告人李某、刘某所盗窃金首饰的价值及被告人周某所收购的赃物价值,根据x市价格认证中心的鉴定书,案发时被盗黄金首饰的市场单价为388元/克,被告人周某所收购黄金首饰共计41克,故被告人周某所收购的赃物价值为人民币15908元。因被告人李某、刘某盗窃的“18K白金项链1条”未估价,故二被告人所盗窃的金首饰价值亦为人民币15908元。

    2、被告人李某具有“交代同种余罪”情节,请求法庭酌于对其从轻处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入户盗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单处罚金”之规定,被告人李某向公安机关主动交代的公安机关尚未掌握的本案中的第一起“入户盗窃”事实,虽被盗物品总价值为人民币1800元,但其行为构成盗窃犯罪。其向公安机关供认的公安机关已掌握的入户盗窃谢某家财物的事实显然亦构成盗窃犯罪。故被告人李某被公安机关控制后,如实供述了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他同种罪行,且其在庭审中亦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之规定,请求法庭酌予对其从轻处罚。

    3、被盗“戴尔”牌笔记本电脑一台经公安机关扣押后已返还给被害人,属“部分返还赃物”,请求法庭酌于对被告人李某从轻处罚。

    4、被告人李某系初犯,请求法庭酌于对其从轻处罚。

    公诉机关坚持认为,虽然各被告人的供述一直相对稳定,但不能排除案发后相互之间串供、订立“攻守同盟”的可能,应当以被害人陈述作为认定犯罪数额的依据。

    本案历经两次补充侦查后,一审法院最终以“证据存疑,有利于被告人原则”认定被告人盗窃数额均为人民币18908元,判处被告人李某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万元,判处被告人刘某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判处被告人周某拘役四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6000元。宣判后,被告人未上诉,检察机关亦未抗诉,判决生效。

    春节前,李某刑满释放,与父亲专程携家乡土特产到笔者办公室当面表达谢意。为了不扫父子俩的兴,我将土鸡收下,于当天中午招待父子俩吃了个便饭。席间,李某表示自己一定改邪归正,努力工作,争取早日成家。作为一名律师,那时的场景是最值得回味的:通过自己的专业技能,使当事人得到公平公正的判罚,同时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澳门永利在线网址_厦门取保候审律师张霖清